北音丶窀穸

一介怂逼,一团垃圾。
记得开心。

[盗墓]君与此鱼孰咸


*AU花式私设ooc注意,废话太多放在后面。
祝食用愉快。期待评论。

0
“你自己说,你跟那包咸鱼干有什么区别。”
黑瞎子瘫在沙发上瞥了瞥它,喉结滑动了一下:“……比它好看。”
“滚!”解雨臣把咸鱼干狠狠砸在他脸上,“你现在就是浑浑噩噩骄奢淫逸醉生梦死不求上进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你他妈快给我起来!起来!”
黑瞎子心想我还想夜夜笙歌呢,顺嘴接道:“……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解雨臣要疯了。

1
生活就是这样,油盐酱醋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吵一吵。解大老板向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人,黑瞎子三天两头被批斗已经认栽了。其实也怪不得解雨臣,黑瞎子一天到晚除了在家打游戏就是睡到昏天黑地。解雨臣被抢了生意正喷火呢,出差回来就看见家不是家而是跟二战后的旧中国没差,当即就把行李箱抡到黑瞎子脸上——精力不济没抡动,可怜地在半空中晃了两下又砸回了地上。这两天他都没睡好,精力都被公务榨干了。黑瞎子居然还占用他的沙发在上面谜之抖动:“等一下等一下我马上就好——哎我操疼疼疼疼疼!对面你等着你猥琐不过我的!”
解雨臣也不是第一天看到这个场景了,但是全世界都晓得解总发怒的G点没有下限,不经意间你就会触发“解雨臣手撕***”/“解雨臣血洗***”etc.支线剧情。于是终将酿成家庭惨案。
“你能不能滚出去工作啊天天在这躺着辣我眼睛干什么?!”
黑瞎子也不是想真这么咸鱼的,他原本是个业绩优秀的……法医?翻译?药物研发公司部门经理?反正他真真是个人才,花式跳槽什么都干过。但是工作顺心程度实在难以保障,“我们上司天天跟我讲她的感情经历我不辞职难道给她当知心哥哥?”
辞职这事还有部分是解雨臣撺掇他的,虽然说解总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但是有妹子天天约你男票煲电话粥长久下去他还是接受不能。他被这么个正当理由噎了一下,别过头又诘问道:“那你就不会找其他事情做?”
“做什么,做爱吗?”黑瞎子欲哭无泪,拜朝夕相处的女上司所赐他现在出去在哪儿都被当作二等公民,方圆十里之内的公司没人敢要他。让他去解雨臣底下干活倒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但也得解雨臣看得上他啊?他们俩的业务基本没有重叠部分,黑瞎子只不过是个窄门路就业困难的技术工种而已。瞧解雨臣一脸嫌弃,好像黑瞎子进了他们解氏集团的门他就能分分钟从公司大楼顶层上跳下去。
解雨臣没睡够,发飙了,阿富汗暴动了,火山喷发了,彗星撞地球了,世界都毁灭了。
他抓起手边的杂物就开始扔,不少都误砸在黑瞎子身上。黑瞎子堪堪躲过一个塑料杯险些被误伤,就看见解雨臣又拿了一团东西要扔,连忙冲着他大喊我我我的墨镜我的墨镜我的墨镜它还年轻可爱别伤到它,但也只能飞身抓住他的墨镜,然后被汗味飘香的背心糊了一脸。
解雨臣手边东西扔差不多了已经拒绝思考了,挥挥手往卧室走,看见床也来不及嫌弃被单的花哨颜色,立扑,睡死。
黑瞎子叹了口气,从沙发上滚下来认命地轻手轻脚地整理房间,又去洗干净他的粉红衬衫再去给老式翻盖手机充好电。走到卧室看见解雨臣扭曲的睡姿便把他摆正回来,手指抚上他的眉心——刚刚眉头皱得都能夹死只蚊子,这会儿倒是平和得跟看破红尘了似的。所以说床的魅力怎么这么大,黑瞎子把窗帘拉上,回头又看看他。
真安静,他想,这样多好。

2
解雨臣这样一个人,方寸天地间能栓得住黑瞎子简直就是奇迹。
黑瞎子多自在一个人,初中就会能趁着父母去广场遛弯的空档时候飞身窜到楼下网吧撸上两盘DNF,手头紧的时候省饭卡钱饿得昏天黑地倒卖小生意,无论风纪委员怎么严查他都见缝插针贿赂一把抓紧睡觉,哪怕高三那年都没怎么认真过。高考第二天考英语,洋鬼子的单词不认识几个,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一年难一年简单多今年看看书就有救,奈何黑瞎子诗性大发,当晚还有闲心朗读现代诗高歌一曲。一想到再熬一天就解放了,心早就浪出千里以外了,跟别人挑灯夜读悬梁刺股一比还有点小愧疚,可就是紧张不起来。临要睡觉了才匆匆忙忙觉得略慌准备看两分钟书,翻了没几页就踏实睡死过去。
高考考完他就扔笔扔书哈哈哈哈浪里个浪,野到发成绩的时候勉勉强强能上个普通大学,不好不坏不上不下,齐父抄着扫帚吹胡子瞪眼闯进来的时候他没心没肺还捧着psp撸三国无双。
齐父让他收拾收拾滚回高中,表示自己已经先斩后奏给他报了复读了。黑瞎子一听吓得一巴掌糊上仨键位,子龙不幸惨死某卒刀下。造孽啊,一想起哪怕不学习也得在书堆里醉生梦死的高三他就肾虚。黑瞎子要愁死了,但是他显然不是愿意动脑子的人。应该是说他脑回路异于常人,灵光一现心中都是诗和远方。心里不爽就要发泄,拎着骚气的小外套迈着大长腿出门直奔火车站,站在站台上张开双臂沐着斜阳听火车鸣笛呼啸而过带起的风声。可惜风景不应美人心,刮得他一身尘土,亏他心态有问题才能乐呵呵地觉得这一身灰才能带给他仿佛出游远行了的感觉。
回到家黑瞎子就背着齐父把书都卖了。没有书复个鬼读。这么想着他心里踏实了,哪料过了一阵齐父让他收拾归拢书本,他便坦荡荡地摊了空手。齐父一口气差点背过去,指着黑瞎子的手抖了抖,好啊你个浑小子,行,课本我再给你买,你给我学习去!
黑瞎子自然没有屈服,总之他抗争了一个假期,总算是没有重回高三的美妙经历了。去了个普通大学读普通专业,生活惬意美妙。又过了半年才开始略有羞愧,曾经同学一个个人模狗样开始朝精英发展,独留自己咸鱼一条,怪没面子的。努力一把在人人不学习的小破学校换个好专业也不难,自己颇有成就感。黑瞎子觉得鲁迅先生从文也并没有拯救中国,还不如做个老实赚钱的理科狗。他打算好好学医,还为此特意苦心习武以备处理医患关系的不时之需。但尴尬的是他大三出去打工意外地很受某过气公司赏识。黑瞎子多精明一人(虽然并不总用在正地方),在公司呆了两年看中了帝都某大学打算进修。跟经理说,啊,我们公司是要向世界发展的,需要全面的人才,我已经考上某大研究生了,我要去招揽人才学习经验。唬人这事十个社会老油条才能勉强抵得上黑瞎子,NPC经理只身奋战自然不能抵抗他的胡诌,当即批了文件:停薪留职!派出人才!公费学习!
这时候的黑爷才有了点责任意识,学习还是比较努力的(虽然也有公款旅游)。又呆了几年回去闲不住了,昔日佣耕都在异国他乡富贵了,相忘倒是没有,就是一个个都很狗地冲他招手:嘿呀,来呀黑爷,在国内鬼混个啥,出来快活呀!
黑瞎子的心天生适合当个浪荡子,此时不动摇更待何时。可是外语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天书,总得让他愁上一愁。
他不怕未知,哪怕现在在社会上混得挺好他也喜欢更远方的路。舍弃的时候果断决绝丝毫不拖泥带水,把辞职书交上去断自己的后路,又跑去了机场看国外航班。上下滚动的LED屏幕明晃晃地映着他,墨镜都直反光。

还能怎么样,学呗。

连家里都没说一声,直接辞职去了帝都合租最low的小屋子,四十平里挤了六个怀揣梦想的抠脚大汉。那时候房价虽然还没这么变态,但也是笔不小的开销。买回两本练习册(第一次主动买练习册,历史性的时刻)结果左看右看题都看不懂一个,只好先去背单词。黑瞎子收心的表现在于他连诺基亚的贪吃蛇都不打算玩了,一天到晚关在小黑屋里,千八百个单词开始背。昏天黑地的日子难熬之处在于长久,但是他咬咬牙居然真的坚持下来了。多年以后齐父知道了这段经历感动得老泪纵横,由此可见有志者事竟成还是有道理的。
应该说黑瞎子的意志力胜于常人,即便他是个随性的人,但他是解雨臣截然不同的反面。黑瞎子做事优秀与否只在于他想做和不想做,而解雨臣是绝对的客观大局,想做的不一定能做,不想做的却做得很好。他也本是性情中人,只是扛上解家的胆子早已没有了张狂的理由。
而黑瞎子能做到也就是不说不问不回想不回头,维护着解雨臣的钢化玻璃心一步一步往前走。

3
黑瞎子认识解雨臣是在德意志的时候。他初来乍到去留学学医压力真的很大,深更半夜在床上睡觉呢都能做梦梦到医理考题然后突然爬起来去翻书。他本来是想租间小房子,毗邻郊区身后一大片树林,租金贴心是贴心可是离学校太远,奔波下来实在吃不消。快放假了黑瞎子才想起来自己不能住宿舍,可是不知道那间屋子还在不在,他很郁卒,希望天上还能掉馅饼。
去考察房产那天他把自己的皮夹克锃亮皮鞋反光墨镜都挑了自己最舍不得戴的那款(对于他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理念舍不得戴这简直就是奇观),就为了能刷一下脸让上帝能给他掉面包。
上帝在上,他大概快要被气死了。
从本质上很客观地讲,黑瞎子脸还是很好的,但是巧的是解雨臣也来租那间小破房子。人家相中的位置偏僻身后一大片树林——不知道以为他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违法犯罪事件,事实上他只是想捡起来唱戏的活儿清晨没事去开个嗓。市区会扰民,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黑瞎子自认脸并非好不过解雨臣,而是上帝哥哥偏好小解同志那一款,所以上帝哥哥打算把小房子分给他。
黑瞎子不想露宿街头,只能智取。他没法指责对方是个刷脸的人,因为他自己也得靠这个吃饭的,只看上帝哥哥偏爱哪一款就给谁刷脸的机会。他只好顶着一副谄媚嘴脸笑得比追小女朋友的时候还甜,一大早去找解雨臣:你缺一个合租的室友吗?
解雨臣:不缺。
黑瞎子很郁卒。
很不幸,黑瞎子可能是颜值爆表炸伤了脸,耶稣大爷也没有施舍他泛滥的父爱。照理来说接下来的剧情,大致应该是黑瞎子终于经过不懈努力软磨硬泡说服了当时还没完全经历过商战洗礼还尚有点甜有点天真的小海豚解雨臣,然后作者懒于描写而草草略过烂尾随意交代个he。可换在解雨臣身上,那就不大一样了。
解雨臣早上起来跑进深林,唱了两句着觉得哪里不对。个人户的园子里凭空生出乱飞蝇虫不说,他娇生惯养敏感得很,还有莫名其妙的味道熏得他不太好受,早早就跑了出来。
结果门口堵着死缠烂打求收留的黑瞎子。他睁开惺忪睡眼爬起来:咦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解雨臣:……你为什么在我家门口啊。
解雨臣不想跟人合租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他比较矫情,起床气大过天,喜静,还有点小洁癖。但是他忽然想起来黑瞎子好像是个学医的,便拽着他去树林里探寻怪味之谜。
黑瞎子:兄台你光天化日之下拖我来这深山老林是意欲何为啊,图谋不轨吗,我跟你说你打不过我的……哎这什么味。
解雨臣撇了撇嘴:你弄清楚我就考虑一下跟你合作。
黑瞎子想我是学医的又不是学做警犬,你叫我来来有什么用啊。但他还是蹲下来做了做样子,结果就是他觉得他闻到了腐尸的味道。
黑瞎子拿着铲子:……你确定要挖吗大少爷。
解雨臣:你不挖我就把你埋进去。
黑瞎子想,挖个铲铲。
毕竟谁也不想住凶宅,解雨臣的心思他可以理解。挖出来了就报警吧,他想,这传说中的德意志的治安啊,怎么还不如他深爱着的祖国。
真的是很好找,埋尸体的也是个智商下线推动剧情发展的人,只浅浅埋了一层就跑了,也就半指厚的土,要不然哪里来这么大味道。警方来了之后指认尸体说,呀,这是不久之前我们那里失踪的法医。
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
那他妈现在谁来验尸呢。
解雨臣扭头看着黑瞎子:你有兴趣去实习吗?
黑瞎子默然。
解雨臣还继续揶揄道:挺好的,你可以避免医患纠纷。客户这么安静,完全零风险任君采撷。
黑瞎子不明不白上了贼船,解雨臣很感兴趣地盯着他解剖。他不禁想现在的剧情都这么敷衍了吗,作者为了往下写就不择手段地瞎扯有bug你负责吗。一走神咸鱼干似的尸体就反手狠狠抽了旁边的解雨臣一巴掌。
黑瞎子:抱歉哦切到了筋脉了。
解雨臣要哭了。不是吓的,是被恶心的。

4
神仙打架,完全没有给解雨臣指手画脚的地方。所以最终解雨臣也不知道案情发展,也不清楚到底是房东居心叵测还是行凶者另有其人,不过他也不想知道。而他们到底也没能住上凶宅,妥协了去合租另一间屋子。
奸情是不需要理由就能发展的,像是解雨臣那张刻薄的嘴和黑瞎子的语言天赋就是浑然天成的契合,像是解雨臣的狠辣手段也很制得住天天想造反的黑瞎子。
跟过日子没什么差别,解雨臣要蓄胡子,被黑瞎子追着笑了好几个月怒而剃须。黑瞎子要吃青椒肉丝,被解雨臣糊了一脸意大利面。解雨臣有时候会很安静地在图书馆呆上一天,到了黄昏逆着光被铺上一层毛绒绒的金边。黑瞎子就很咸鱼地扔开解剖图看上一会儿来借此洗洗眼睛,然后想,真安静。这样多好。
不过这时候两人还什么都没参透,等到解雨臣要回家了,黑瞎子才幡然醒悟,好不习惯呢。
黑瞎子问:这就走了?我课程还没学到一半呢。
解雨臣低着头,很是少见的安静。半晌才开口:家里出事了,我得回去接管家业。
黑瞎子没想到他真的会告诉他。就像是刻意解释一样。不过解雨臣向来是这样的作风,就像约了哪个小姑娘都会一一告诉他的那个霍家的准女朋友,从来没有让人家心生不安的想法,做事周全得很。而黑瞎子现在本应该有跟八点档狗血剧里被抛弃的男主一样的心情,经过解雨臣的这么一句话,他充其量只能做一个无理取闹死缠烂打的女二号。
柳暗花明又一春嘛。他想,好吧,反正都是孽缘。
黑瞎子对感情的态度是一样的随它去留,三分钟的时间用来哀悼那些关于解雨臣留给他的思绪,剩余的时间仍然是他人生路上的䒖䒖孑立。这已经实属难得。
毕竟他的信条向来是自古情深留不住,车到山前必有路,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第二年提前修完了课程,早早回去了一年没有多做逗留。好相处的室友不好找,合得来的华侨更稀有。他是个浪荡子,不适合天天与死尸为伴。回国之后却是短时间内不想再看见任何医学相关,干脆去给人家做翻译混饭吃,还能没事公款搓一顿出去旅个游。
等他再见到解雨臣的时候是在商业谈判上,这时候像是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他都快淡忘了曾经的人曾经的事,而现在对方以强势的姿态回到自己的脑海中,璞玉刚刚琢成器,浑身上下都像是在发着耀眼的光。站在商业场上气宇轩昂骄傲得不可一世,较之以前在德意志的时候还要更吸引人。张狂,果决,魄力,却又懂得进退维谷,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他想,好吧,反正都是孽缘。
黑瞎子对很多事情都很看得开,对事物的喜好也很简单,不要太好懂。他对恣意人生的态度很简单,对朋克风的喜欢很简单,对未来的规划很简单,同样也对解雨臣的心思很简单。
就比如,在我的未来规划里,你占了一大部分。

5
两个人正经在一起没用多久,解雨臣也放得开去撩人,还秉承着撩完就跑真刺激的原则,让黑瞎子简直愤恨。有时候会觉得这可真像是做梦,梦游一样地顺理成章,梦游一样地去约会,梦游一样地去滚床单。而解雨臣的开心之处在于,后背是可以空出来留给另一个人的。
何必那么累。就像古人说的,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酒今朝醉。春宵一刻值千金,绝知此事要躬行。
于是现在解雨臣在床上努力地棒打上下眼皮这对鸳鸯,看着二战后重建的家,以及边上脸贴脸黑瞎子——把自己摆拍之后还抱成一团睡,也不知道睡觉之前洗没洗澡。解雨臣捏着他的袖子扔开他的胳膊,黑瞎子觉轻,很快就醒了。
没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解雨臣气顺了一点,头脑清醒了一点,听黑瞎子说,啊,我明天出去投简历,能往你那儿投吗。
解雨臣:“我们不允许带墨镜。”
黑瞎子翻白眼:“好吧……你说我这次干点啥。”
解雨臣翻了个身,留给他一个后脑勺:“回去把你们女上司做掉,换你上去。”
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可怜的女上司被解总挥毫记了一笔,终将成为那可怜的驴被拆的桥。不愧是解雨臣的果决作风,黑瞎子干笑两声,又支起身子探头过去嘿然讨好:“要考虑往我们这边拓展一下业务吗,解总?发展前景很好的哦。”说罢以一种父爱的目光探询。
解雨臣也同样以年下的热切视线回道:“先毒死你的女上司,我再考虑一下这条路线的可行性。”
“你到底要纠结她多久啊……”
“连上司都撬不掉你说你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咸鱼还能给我提供养分,你呢?你是棒槌吗?”
“……”鸡同鸭讲,“那我明天去你们那儿报道,苦心钻营去搞掉你得了。”
解雨臣勾起唇角,翻身把他压住,两指并住扯了一下他的脸:“那你就会发现,你有一个爱给不服从管理的爱戴墨镜的咸鱼员工找茬,而且背德的老板。”
-END-
预备——齐——
夕!立!生!日!快!乐!
差点就忘写了!但我这么一个言必行的直男怎么会落下你的生贺呢!
我也是想做一个正直的花吹的,可能好像太久不磨花皮儿被花粉开除粉籍了(…)当然我一直也不咋会搞盗墓。
本来只想摸个一小段黑眼镜,没想到越扯越远…而且超顺手!!!简直浪里个浪的典范代入本体毫无违和感(虽然我也不知道在咸鱼什么)。黑爷的经历是真事!有时间跟你细说好了_(:3
tag强行花黑…其实无差啦。虽然一吹黑就停不下来但总是要高举花右大旗嘛emmm
不知所云。(掩面)总之生日快乐!以后也继续爱你这个可爱的小傻子!

评论(3)

热度(42)

  1. Beigase北音丶窀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