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音丶窀穸

一介怂逼,一团垃圾。
记得开心。

【周喻】帝都突降大雪

cp:周泽楷x喻文州

楷楷生日日日日日文州快乐!方极了潦草地码了个生贺晚上有时间再摸个鱼敷衍了事好了x

其实本来要写一个干了个爽的故事抱歉最近肾虚。


-

周泽楷在B市的风雪中艰难地前行。

南方细水缠绵中长大的周泽楷哪里见过这么夸张的阵势,开门一出去简直要吓傻了。天知道他只是想正直地约个会结果风差点儿把他刮倒这真真一点儿都不帅气。

他是在知道喻文州来了B市只是为了看雪之后心里笑了好一会儿然后当晚就飞过去只为了看喻文州的人。

他想喻文州真可爱就为了看雪跨了天南海北来B市,然后在他快被风吹成傻逼之后想喻文州真奇怪雪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没有半点儿喻文州的温柔。周泽楷努力把脸埋进围巾,企图让刀割般的痛减轻一点儿。

要是吹得脑回路僵硬又不会说话了怎么办,要是皮肤吹得差了怎么办,要是吹的丑了怎么办。好吧第一句可以忽略不计。

周泽楷在心里碎碎念,想会不会喻文州今天第一次看雪就看得心里苦。那怎么行。周泽楷死缠烂打软磨硬泡才打发了周身各项事宜赶着喻文州的点儿痴汉地过来了B市经江波涛翻译美其名曰周队想旅行身边有熟人方便些,后被黄少天喷口水说明明带着他才更麻烦一点。

周泽楷走进商场僵硬地对自己的手哈了哈气。王杰希真是不容易。他由衷地想。周泽楷缓了一会儿,在心里念叨了几遍句子稍长的烂大街的开场白打招呼方式,眨眨眼揉揉脸卖个颜艺努力把冻得僵硬的面部变得能让人心欢,再把两只还略发僵硬的手背贴在脸上嘟起嘴蹂躏一下自己僵硬的面部,最后对着玻璃耍个帅,然后意识到了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做了些什么羞耻掉粉的事情,羞涩地捂了捂脸,唇角却止不住地上扬。

今天喻文州所谓的约自己出来透气,算不算约会呢?

好开心。

在一群宅男眼里旅行是什么?他们会告诉你,就是换个地方打荣耀。尤其是像张新杰那样的连键盘鼠标都摸不到新的。

在喻文州看来就是找了个清静的地方歇着。而在周泽楷眼里就是,找到喻文州,然后陪他打荣耀。

但是站在星巴克门前周泽楷想了下怎么进去才能像楚云秀看的那些言情剧里的男主一样帅,照她说的踹开门——那是砸场子。周泽楷撇撇嘴,当时真是天真淳朴居然就被忽悠信了。

周泽楷闭眼深呼吸,推门——

四处张望——

哦看到了。当然周泽楷推开星巴克的门的时候喻文州并没有捧着笔记本电脑打荣耀,而是坐在座位上安静地看书。坐在边上的位置低头认真翻阅着,还带了眼镜,以手托腮,时不时将碎发别回耳后,面部一成不变的温柔,五官轮廓依旧柔和至极。喻文州显然也听到了声音抬头看到了他走进来,抬起头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弯起眼角眉梢莞尔,一开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关心此刻在周泽楷耳中温柔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小周你来啦。外面很冷吧?快过来坐。”

周泽楷愣在那儿睁大眼睛很乖巧地眨了眨,安静地蹭过去坐下。

“呃……”

他又忘了该怎么开口了。

喻文州倒是没什么别扭,大大方方地摘了眼镜就要招呼服务员,扭过头笑着问说小周你想点点儿什么?我这儿给你点了杯热拿铁你先暖着。周泽楷往桌子上一看,果然是两个杯子。周泽楷身前一杯萦绕着暖意的拿铁和喻文州身前的一杯冰淇淋。

椅子上的一丝丝凉意顺着脊髓传递到全身各处,周泽楷隔着桌子抓住喻文州的胳膊按住他,又发觉他衣服也不厚,皱了皱眉心想这人真是不怕死。

喻文州回过头问怎么了小周,周泽楷闭口不答,站起来脱了自己外套弄得喻文州脑子反应慢了半拍。还好他只是强硬地把外套给他披上而不是做一些其他强硬的事情。

“会冷。”他从后面揽着坐着的喻文州,身子往前凑了凑弯下身替他拢一拢衣服顺便蹭蹭肩膀心安理得地占便宜。尚未回暖的脸颊带着一丝寒意靠了过来,鼻尖轻轻蹭到了喻文州,气息湿热而绵长。周泽楷盯着他的后脑想起起有一次轮回和蓝雨聚会,杜明拿了橘子要吃结果被黄少天抢过来砸在了孙翔身上,孙翔何许人也,身手敏捷地就避开了,然后被地上凌乱的上一场战后狼藉堪堪绊倒,推倒了身边的轮回队长周泽楷,而周泽楷就这么压在蓝雨队长喻文州身上。然后喻文州被拉到了混战之中,群魔乱舞间周泽楷偷偷吻了一下喻文州发顶。

周泽楷想起往事忍不住笑意蔓延,喻文州也跟着勾起唇角,说小周想什么呢。周泽楷不说话,看着喻文州笑意愈发扩大眉眼弯起来特别好看。

喻文州也没说话,笑着任周泽楷摆弄。身体略向前倾刚想舀一口冰淇淋,就被周泽楷眼疾手快地拦住了。

喻文州想他或许这辈子都和眼疾手快这个词无缘了。

“都说了会冷。”

看起来有点不开心小情绪,周泽楷的心思摆在脸上给喻文州看就差把我喜欢你四个大字写在脸上。喻文州却笑着也不知道是不点破还是装作没看见,手腕翻转递到了周泽楷嘴前一瞬不瞬地笑眯眯地盯着他:

“^_^小周赏个脸受受贿赂呗?”

周泽楷诧异地盯着勺子顿了顿,心里跳跃旋转要炸成天边最美的烟花,于是张嘴——

然后喻文州总算是可以用迅速来形容地把手抽回自己吃了还叼着勺子意味不明地舔一舔,嘴角还沾着触了温度化开的白色,笑得有点儿心脏却也像是个孩子。

周泽楷心跳漏了一拍,眼底一沉,直接圈住人手抵着冰凉的玻璃墙就吻了下去。

——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霸道总裁周泽楷,上线。

商场太大甚至有点儿空旷,周泽楷默默跟在喻文州后边盯着地板,乖巧得不像话。

——鬼晓得他刚才在抽什么风。

喻文州走走停停,他不止一次撞上他后背。喻文州对刚才的事情没发表什么评价,既没甩他一巴掌也没娇羞地投怀送抱。平静地不像话。

周泽楷立刻就怂了总裁下线了正所谓帅不过三秒,心里嘟囔你倒是说句话啊,虽然看这样是没戏了但能不能让他绝望得彻底一点,哪怕喻文州知道周泽楷对他喜欢得紧。心脏不就应该快刀斩乱麻吗。

转念一想该不会是战术吧自己不妨不碍就着自己喜欢他还不善言辞就这么烦着自己影响情绪之类的。那真是够心脏的。周泽楷简直被自己清奇的脑洞佩服到了。

他们停留在空旷的地方,驻足。喻文州拿着手机和谁聊天,偏过头看看周泽楷,笑着说小周怎么不交个女朋友啊,周泽楷心念,可不都是你的错。然后又听喻文州说,我都想象得到你未来拿着扫帚把那些觊觎你漂亮女儿的混小子都赶走,想想我就忍不住笑。

这个下过雪的世界比以往更冷,周泽楷愣住,然后局促不安地想说些什么,张开口,破碎的呼吸却在寒风中快要煎熬成冰。

喻文州还在往前走,而周泽楷此时也只能往前挪一点步子和喻文州并排,偏过头偷瞄着他五官的温和棱角。即使喻文州竭尽全力地想要忽略他,然而也依旧能感受到他一刻不停的视线,炽热地仿佛天地唯他独大。

喻文州停下步子挑眉看向他,周泽楷一时掩护不周而不知所措,支支吾吾地开口语言中枢却一如既往地坏掉了。

“呃……”

真是个不会掩饰的孩子啊。

喻文州叹了口气,抬起手理了理周泽楷的衣领,用微不可闻的气音说,如果是个漂亮姑娘我倒是会更开心一些。

这算是什么?拒绝了?还是其实挺开心的?

周泽楷想,喻文州你能不能痛快点儿,别对我这么温柔。

——在谁面前都是一样的。

喻文州此时低垂着眉眼不去看他,轮廓柔和到有了不真实感。空旷的地方连稀疏的行人都没有,只有他们两个,一个死盯着地板,一个眼里只有他的他。

喻文州抽回手,向后退了一步,扯扯周泽楷的外套,鼻息带着点儿紊乱说:“周队先回去吧。我去给少天带点儿东西,别累到了你。”

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这种收尾周泽楷始料未及。他张开口,嘴却干涩地厉害,破碎的呼吸吐不出一个音节,统统都被扼杀在寒冷之中。

心思千回百转就着他的温柔氤氲在空气里,朝着地平线踽踽独行。

忽然喻文州回过头眨眨眼朝周泽楷一脸温和笑意,周泽楷盯着他一脸错愕地眨眼又睁开,听他的声音娓娓萦绕:

“小周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起码挽留一下嘛这就是你追人的态度?”
周泽楷呆滞地眨眨眼,感觉从他的方向风吹过来都是暖的。他唯一的反应就是大步冲过去抱住喻文州,伏在他肩头有点慌乱拥着他。


“喜欢……你。”


他艰难地吐出这句话。


“喜欢文州。”


他鼻尖蹭了蹭喻文州的脸颊像是在撒娇,喻文州偏过头抬眼透过这短短的距离直视他发亮的双眸,望着他的视线转而直下,然后试探性地印上了他的唇线,随即紧紧摁着喻文州的后脑吻了下去。


喻文州情不自禁带着笑的轻哼像是从鼻尖冒出,又像是被噙咬在了唇齿间。



“^_^你这是蓄谋已久啊。”


“嗯。喜欢你。”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FIN-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