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音丶窀穸

一介怂逼,一团垃圾。
记得开心。

【周喻】声色|画手x唱见|旧文补档

白い雪と曜:

补档完成【趴


未来一周比较忙,旧粮将就下等我考完入学考就更新w




纯正砂糖,不含玻璃渣,请放心食用么么哒




yeah开吃吧www






【周喻】声色


 


【一】


『少し微笑んで君が言う


それわね、ここにあるよ』


 


听说,G站的每一位唱见都有一位绑定的曲绘画手。


比如说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再比如说索克萨尔和一枪穿云。


这两个组合算是G站最早绑定的两组,只是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君莫笑去了游戏区,沐雨橙风进了耽美区,近来的合作几乎全是攻略向的游戏,再没在翻唱区出现过。


不过索枪组倒是一直绑定在翻唱区没挪过窝。


两个人第一次合作的是《上弦之月》,完整重制的pv和唱见的温润音色俘虏了不知多少人的心,连续一个月占领翻唱排行榜前五。第二次合作《六兆年零一夜物语》,索克萨尔渐起的高音与一枪穿云的二创手书完美契合,直到现在也依然是翻唱区和手书区的经典作品。


说是殿堂级也不为过。


他们的合作一直保持着极高的质量,即使一首曲子只配一张图,曲终之时总能在图里找到不少和歌词呼应的细节,惊叹之余,硬币刷刷往上涨。


人气一直居高不下,甚至连耽美区都见得到索枪组的单独专题,至于这里为什么会扯上索枪组……其中原因大概要追溯到三年前的圣诞,索克萨尔当天翻了《Magnet》给粉丝们福利,一枪穿云没什么表示,不过视频里的曲绘还是出自他的手,银发的索克萨尔戴着蝴蝶耳机,嘴角勾起的弧度甚是诱人,还隐约看得见锁骨的曲线,妖娆得紧。这首曲子的构图向来是默认的双人构图,索克萨尔对面和他十指相扣的是个黑发少年,蝴蝶耳机和索克萨尔成对,表情怎么说好呢,呆帅呆帅的,或者说,萌帅萌帅的。


粉丝们不停询问那个黑发的少年是谁,最终索克萨尔艾特了一枪穿云说明情况,还附图一张以证明一枪穿云的确是汉子身。


粉丝们的脑补能力是强悍的,索枪组从此成为耽美区一对cp。


微博中的蛛丝马迹小粉红都能成为粉丝们填饱精神腹欲的食粮,每次曲绘放出都会引发一阵转发狂潮,日常微博更是被转发无数,不过粉丝们都很有默契,G站的翻唱视频不刷cp,默默把阵地转移到了乐乎,各种paro只有想不到没有写不了的。


这样和谐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索枪组合作的第五年,两条微博炸坏了索枪tag的粉丝们——


v一枪穿云:……荷兰@v索克萨尔


v索克萨尔:要起飞了,快关手机^_^@v一枪穿云


 


官方的大手笔撒糖,粉丝们很满足地吃下了。


 


 


【二】


『ずっと、ずっと、夢を見ていだ


やっと、やっと、君を見つけだ』


 


周泽楷总算是把真人和网名对上号了,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个索克萨尔脑残粉的快递小哥,要是没有他在楼道里吵着要签名,周泽楷也不会知道对门那个声音很好听的喻文州就是自己合作了一年的索克萨尔。


那快递小哥今天原本是来取包裹回去寄送的,一眼望见索克萨尔四个字顿时精神百倍,激动得不得了,欢天喜地地求签名,话还挺多。周泽楷经常要寄东西,和那个快递小哥也挺熟,以为小哥和谁吵起来了才出门看看的,结果开门的下一秒就被小哥给卖了。


“索克萨尔大大居然就住一枪穿云太太对面!天啊这消息足够我今天多吃三碗饭!”周泽楷脸上挂满了黑线,他看到喻文州微笑着和他打招呼:“小周,你就是一枪穿云?”邻里邻居的,周泽楷也不能关门了之,他点头又摇头,“不是太太。”快递小哥至今没有改口叫“大大”这一点让他略忧伤。


原本就会偶尔串门的两个人这下可好,喻文州会到周泽楷家借宿,周泽楷赶死线晚了也会去喻文州那里蹭点宵夜吃。有时候会遇上喻文州歌会,周泽楷就默默回自己家里,某次被喻文州坑了差点要上麦简直把他吓死。


隔上一个半月,喻文州就要发一次翻唱,他们经常一起讨论曲绘啦pv这些,周泽楷话少,一开始交流方面有障碍,不过喻文州的理解能力实在是逆天,一年里的聊天记录不过五十页,喻文州却凭着网络上打过的交道和现实接触之后几次谈话,摸透了周泽楷每个语气词的意思,总之周泽楷说话的原则就是言简意赅,明白这个就可以了。


周泽楷原本是喜静的人,并不习惯和谁近距离相处,不过和喻文州这么一来二去熟悉了,他倒也不反感,反而觉得和喻文州相处的时候的气氛特别舒服,不用担心误解,因为喻文州懂他。


 


【三】


『凍てついた恋がいつか 熱く流れるならば』


 


喻文州还记得他和周泽楷第一次合作之前,他才发了一条微博求pv画手,同话题就有个画手求约稿,他觉得挺有缘分,就问对方有没有听过kaito的歌,结果被高冷回复弄得有点不太好,不过最后还是约好了。


聊天很艰难,喻文州费尽心机才能理解周泽楷的意思,不过也是理解了之后他才发现周泽楷的想法其实很有创意,只是画起来会有点困难。但周泽楷的实力摆在那里,他自己的想法怎么可能画不出来?


那次合作对于周泽楷也是十分难忘的经历,第一次有人愿意听他说完想法,还不厌其烦地推敲其中含义,反复向他确认没有理解上的错误。也许是喻文州的温柔打动了周泽楷,原本只打算一张图搞定的,最终周泽楷干脆重做了pv,还请AE大手江波涛帮忙制作视频。


反响出奇的好,喻文州挺高兴,周泽楷也一样,喻文州就单独录了一段短信提示给周泽楷,算是答谢,周泽楷没用,不过他也送了喻文州一张涂鸦,银色头发的兜帽少年,也是喻文州沿用了五年的头像。


 


现实世界也能扯上关系这一点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以前吧,喻文州只知道对门那个帅哥叫周泽楷,话特别少,周泽楷也只知道对门那个男人叫喻文州,做饭特好吃。


周泽楷是怎么知道喻文州做饭好吃的呢?那是因为喻文州某天没关好门,饭菜香味飘进了刚回家准备开门的周泽楷鼻子里,他正饿着,这下可好,胃里绞得难受,无声地帮喻文州关上门,周泽楷回了自己家,煮泡面吃。不过喻文州确是被周泽楷关他家门的声音给吓到了,还以为有人擅闯民居,检查完一遍,没人,喻文州想起邻居刚才好像也才回来,听到过开门声,就敲开周泽楷家门询问。


“小周,你刚才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不认识的人?”


周泽楷有点无语。


“是我。”周泽楷向喻文州解释道,喻文州没听懂,正思考话里玄机的时候望见周泽楷桌上的泡面,笑出声。


“你不会就吃泡面吧?”喻文州问他,周泽楷有点僵硬地笑,“嗯。”喻文州无奈地把周泽楷拉进了自己家里,“吃泡面影响身体健康,要是没做饭你可以来我家,我一个人吃也没什么意思。邻里邻居的,别不好意思。”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温水,周泽楷说了一声“谢谢”。


他忽然觉得喻文州的声音有点好听。


 


二三次元重合的两个人关系是越来越好,周泽楷买了什么好吃的都会叫上喻文州,涂鸦的草稿都会和喻文州分享,喻文州嘛,有好菜都会叫上周泽楷一起,这是惯例。后来周泽楷把喻文州的那份录音设成了短信提示,然后就爱上了和喻文州大半夜的不睡觉发短信聊天玩。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和痴汉极其相似。


他只是想听听喻文州的声音。


 


周泽楷喜欢上喻文州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发觉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厨房做饭,周泽楷在赶稿子,没灵感的时候就回头看看喻文州的背影,顿时来了精神继续画。


脚本里有这么一段话: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


每次回头都看得到他在我身边的时候。


周泽楷停下了笔。


他正在努力克制自己回头的欲望。


就在刚才,他突然很想再看看喻文州,背影也好。这很不对劲,周泽楷这么觉得。


“小周,来盛饭啦!”


喻文州的声音,温润如玉,沾染上人间烟火气尤显温柔。周泽楷放松了自己的身体,晃晃脑袋,他微笑。


周泽楷喜欢上喻文州,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一件事情。


 


周泽楷喜欢喻文州的声音,喜欢他的温柔,喜欢他揣摩自己的心思,喜欢他的一举一动。


周泽楷喜欢喻文州。


 


那喻文州呢?


 


【四】


『一緒に帰ろう 手を引かれてさ』


 


周泽楷偷偷画了一张上弦之月的曲绘,角落里小小地写上了愛してる。


还是银发的索克萨尔,还是一轮上弦月,还是那温柔的微笑,还是周泽楷一贯的画风,却没人知道他纠结构图和线条到底纠结了多长时间。


可喻文州知道。


他清楚周泽楷在勾勒发丝的时候素来随意,才有飘逸的感觉,他也知道周泽楷很少认认真真完成背景,除非是个特别特别重要的约稿。


那为什么这张曲绘周泽楷会这么认真,认真到飘逸的发丝都不愿意随意带过呢?


 


因为画中的人是索克萨尔。


因为画外的人是喻文州。


 


喻文州轻勾起嘴角,按下了转发。


“我很喜欢^_^”


收到微博提醒的周泽楷先是欣喜,继而有点小忧伤,喻文州恐怕没看到角落里的告白。果然是这种方式太迂回了吗?


周泽楷还不知道,喻文州没有回应的原因不是没看见,而是他认为现在还时机未到。


这么说吧,他并不确定他自己的感情,究竟是友情更多还是恋慕更多。


喻文州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周泽楷的呢?他曾回想他们相处的这几年,平平淡淡,无波无澜,除了几次轰动比较大的合作之外,两个人之间就再没有值得纪念的事情,从邻居到挚友,过渡自然得喻文州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对门的帅气小哥会成为自己重要的朋友。


可喜欢……喻文州不确定,喜欢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不能因为错觉酿成大错。


想了一路,喻文州看看时间,他只是出门买个夜宵,结果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脚步加快了不少,太晚回家恐怕不太好。


喻文州是一个人住,回家的时间当然随他心意,可他为什么想要快点回家呢?


他没想那么多,才从电梯间拐进自家楼道,他看到周泽楷正倚在自己家门口,低头沉思着什么。声控灯这个时候正好熄灭,喻文州正准备出声叫亮,周泽楷先他一步拍手,灯亮了。喻文州看到周泽楷正望着他,“……”周泽楷没说话,喻文州不由自主微笑,“怎么还不去睡,在等我吗?”话才出口,喻文州意识到了什么,他定定地凝望周泽楷的眼睛,周泽楷点了点头,“晚安。”喻文州听到周泽楷这么说。


周泽楷回了家,声控灯因为关门声才灭又亮了起来,喻文州望着那扇门,视线久久不愿离开。灯再一次熄灭,黑暗中,喻文州笑了,他走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让灯亮起,就像他终于明确的心意。


 


也许,就是在他晚归的某一天,一扇半开的门,还有一个寡言的人,收住了他漂泊不定的心。


那个人是周泽楷。


那颗心是喻文州。


 


【五】


『心に刻み込もう、永遠いそばによう』


 


周泽楷生日那天,微博上开始了新一番的刷屏,画手圈的大家给一枪穿云送上了很多贺图祝福,唱见那边也有几位玩得比较好的发来了祝福,手书区和耽美区和疯了似的投稿不断,不过当天最热闹的时候是在索克萨尔投稿那半个小时。


依然是《上弦之月》,还是熟悉的音色,熟悉的尾音,喻文州没有用以前那个轰动的手书,而是选用了周泽楷上次的曲绘,在愛してる的旁边小小地写上了他的标配表情^_^,弹幕刷的飞起。


周泽楷当然是最早听完的。一曲终了。本该退页面的,周泽楷注意到视频还有一分多钟的进度条,没有关页面,周泽楷还是继续听完了剩下的一分钟。


先是开麦的声音,大约等了三秒,喻文州的声音出现了。


我喜欢你。


喻文州说的很轻,不自觉地带上了周泽楷最喜欢的尾音。


这是怎么个意思?周泽楷不明白,前面那三秒的空白他总觉得其中一定有玄机。是什么呢?周泽楷百思不得其解,又听了几遍,看到喻文州添上的表情,他恍然懂了,三秒的时间刚好够念一个人的名字,而那个人的名字……


周泽楷坐在电脑前面,看看自家的家门,微笑。私信了管理员要求删除投稿,之后周泽楷去到了喻文州的家门前,克制住心里的喜悦敲门,周泽楷如愿以偿地见到了某个告白也同样迂回的索克萨尔大大。


喻文州还是温柔地笑着,“有什么事吗?”周泽楷单刀直入,“喜欢?”“你猜?”喻文州模仿周泽楷的语调,周泽楷想了想,“喜欢,喜欢你。”


周泽楷看到喻文州的微笑渐渐蔓延到了眼眸里,“嗯,我也喜欢你,周泽楷。”周泽楷低头微笑,吻上了他的恋人。


缠绵悱恻。


 


投稿被删,索枪tag的妹子们连忙开始私下传递资源,听说那段时间的妹子们都和打了鸡血似的疯狂产出,而其他人却还在疑惑为什么索克萨尔的投稿会被删除。


不是因为净网行动,是因为一枪穿云大大不想让其他人听到索克萨尔柔声的告白。


说白了就是恋爱的自私,只属于两个人的自私。


 


喻文州靠在周泽楷肩头,打个哈欠继续看电视。


“困?”


“嗯。”


“去睡。”


“一起?”


周泽楷摇头,他还想看完晚间新闻。喻文州就自己回了房间,他们现在也算是壕,两个人两间房,有钱任性想住哪里住哪里。周泽楷看着主持人官方的脸,越想刚才的话越觉得不对劲。


是要约吗?


周泽楷沉思了一分钟,进了自己房间一看,喻文州正躺在他床上玩LL,看到房间主人进来喻文州也没说话,专心抽卡。


周泽楷的手摸到了房间里的开关,“啪”的一声关掉了唯一的光源。


既然喻文州是这么个意思,他也不会拒绝。


刚才的问题,周泽楷想用三个字来回答。


约约约。


 


周泽楷当晚听到了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所谓声色撩人,说的一定是他身下的恋人了。


 


【六】


『愛し続けると約束しよう


心拍数が止まってしまうまで』


 


喻文州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问周泽楷:


“只给我戴着,不公平吧?”


周泽楷从口袋里取出成对的另一枚戒指交给喻文州,喻文州接过来又给周泽楷戴上。


“喜欢吗?”喻文州问他。


周泽楷望着喻文州含光的眼。


“喜欢,喻文州。”


 


 


【END】




砂糖大法好,么么哒www

评论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