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音丶窀穸

一介怂逼,一团垃圾。
记得开心。

旧年冬。

今天是阴历生日。
一个不算是日记的东西,碎碎念点,想得有点多。
今天实在好像不是什么很重大的日子,钟表照常转,又不放假,还没有我的床来的实在。
我妈特别神秘:你才今天什么日子?
我:啥啊……
我妈:你阴历生日——!
我:……哦。
又不放假,还没有我的床来的实在。

却忽然想起来BL EACH(划)里印象很深的蓝染掉马前的经典台词:
日番谷:生日这种东西,又不是瀞零庭里的贵族们,过与不过又有什么区别,无人在意。
蓝染:仅仅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单是这一件事,就已经足够幸福了。

我还有她记着我。

生日嘛,大概又老了一岁,离虚无缥缈的未来近了一步,离死亡近了一步,离这种小糟心不负责任的安逸日子远了一点。

我妈一脸欢腾:你想吃啥。

忽然想起我小时候大概就是这般心怀欢喜,到了现在无所谓只知道扎根卷子堆的麻木不仁,独她笑脸相迎替我小开心。
我妈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在外人看来都是温婉贤淑知书达礼好典范。但是在家凶神恶煞脾气暴躁,造就了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糟烂脾气。
她年轻的时候真是好看,现在也能依稀看出风韵犹存,给了我一副至少没人说我很丑的皮囊。她要是每天能拾掇拾掇自己就更好啦,但是她就会每天把大好年华消磨在家里厨房与奔波的路上。好端端的一个妙龄少女被家庭磨平了所有棱角,从十指不沾阳春水到现在努力为我解决温饱,无暇顾及自己的发质皮肤心态甚至健康。
挺难过的。
每每说起来就无从下笔,暂且不表。
我妈总心心念念想让我成为一个大家闺秀,这显然和我放荡不羁的内里背道而驰。事儿逼真的很可怕。
成绩我不是最拔尖,才艺更非得天独厚,脾气烂到骨髓人怂还神经质,对未来从不看好,似乎从哪一样来讲我都从来没有对得起她过。
之前说要考附中,最后的那个八月我挣扎在颓唐与不安里,除了三木无人理解。我是怂,但我虽然不在乎我万一考不上我就是个中专学历的问题,可我的确需要细细考虑一下我家财政大局是否亏空,尽管她从来都不在我面前表露这个问题,我心安理得地上课,徒让她往老师们的荷包里塞大把大把的银子。
况且落榜我无所谓,她心力交瘁一年,经受不起的。
虽然这也是我逃避现实的一个借口就是了,没办法,人怂嘛,志又短,不能好了。
说起这个。
两年前我跟我妈在饭桌上提起附中的时候,我妈还保留着所有的偏见,哪有现在通情达理对我说你喜欢就别留下遗憾。虽然可能她的心在滴血…?
我妈一副高瞻远瞩的样子:附中的路太窄……
我当时就撂了筷子:聊天不会?不能唠就老实吃饭。
火气挺冲嘛,年轻人。
可笑的心高气傲。
这之后不久我跟滕儿撕了个逼,似乎所有人都以为是因为作业问题而炸,但是在作业之前我跟滕儿在办公室里刚刚撕过。
滕儿旁敲侧击我妈我家里的家庭状况,我跟滕儿说这事的时候的确是没当回事我觉得真没啥。但耐不住滕儿脑洞大。
我妈回家没说别的,忧心忡忡叫我别多想云云。
我一直觉得有无我爸都没差,或者说十几年以来我的生活重心都是她。
我第二天就不干了。
操你妈滕洪洁我家里的事儿用得着你他妈来管???
你算个鸡巴。
桌子扔你脸上都不为过。我不当回事你考虑一下作父母的感受啊她不会担心吗???是是你好心,你好心比得上我妈半点委屈???who怕who啊。
人生最烦傻逼自以为是叨叨叨。不怼你怼谁,管你是滕儿还是滕女。

不说啦,不知道从哪儿说起,何况本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可惜尽管我努力想充当一个中国十佳好男友的角色,但是所有争吵最终都是以我连句软话都不肯说,或是个人的怂逼体质而告吹。
可能是因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可以纵容我犯病,我就肆无忌惮。
偶尔觉得自己真他妈没救。
真是不知道从哪儿说,作文可怜的八百字我从不屑于写这些,而且写不下啥。阅卷人要是想听我能拉着他唠个半年,但是我从来没对她亲自说过什么。
我一直觉得什么事都是在做与结果上而不在嘴上说说,白天跟人闲侃扯皮,晚上回家该干啥干啥。我一直觉得我在各种方面对她担待有加,但是总不说,她会不会像小女朋友那样心有戚戚而不安。有时候吵起来的时候很凶,最后却都是以没发生过的妥协姿态自然度过。
但我真他妈不是人,十年如一日换不来一句说出口的我爱她。
大概今天也说不来了,我妈在厨房做饭煮得比我都开心,虽然菜色一般味儿还没我做得好,但她做什么都好吃。
她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说起来今天还是生日,虽然不是什么特别日子但是她多上心,心心念念让我许个愿。
想来可笑,我十余年的垃圾人生,竟然每次都是临时不知所措匆匆忙忙地胡诌些什么,白白浪费我大好青春。
许什么呢?金榜题名人品飙升智商爆表?
愿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从此幸福百岁无忧;
许你一生风月;
许你一世长安。

记得开心。

2017.1.4腊月初七,于书桌前。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