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音丶窀穸

一介怂逼,一团垃圾。
记得开心。

请你开玩笑不要开到别人祖辈身上。

一篇存放自我垃圾的lo。

一个比较恶心的小事情,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个同学,我跟她关系炒鸡好特别特别喜欢她,带我滚语c。她人很好,就是一言不合语气有毒,经过多年洗礼我已经习惯了,然而我还是喜欢她。

可是最近吧她混我大清朝,特别厨康熙。天天康熙康熙,还要磨康熙皮儿。我没啥意见。天天拿康熙说事儿,没事就模仿康熙说话,这我能忍,疯狂喜欢一个人谁都有,虽然我心里堵能理解。

没事说“我大清要亡。”

我是个满族人,叶赫那拉姓。族谱翻上去正宗正黄旗。

醒醒,少女,大清已经亡了,你一说话我心里很堵的。

这就算了,我继续忍,忍了小半年。

这天我刷知乎。

有人问:小时候什么话让你努力学习?

有人答:我小学有个同学天天考年级第一,满族人,姓叶赫那拉,同学各种不服,直到某天看见他桌子上上书两行大字“好好学习,光复大清”,从此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orz

最开始看见,我就是心情特别复杂哈哈一下,截个图发空间,另附心情喵喵喵??

没什么别的含义。觉得自己同胞这么牛逼我这么浪,忏悔一下,人比人得死。

这同学在底下回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朕准了去吧

去你妈。

关你什么事。

有这么说话的吗。

我觉得我不是个很玻璃心的人,主要是这事儿你们搁自己身上体会一下就知道什么感受了,你的祖辈被别人这么用,虽然吧我没有光复大清的梦,身为满族的荣誉感也基本没有,但是这就感觉就像是别人呢跟你嘴炮往你父母身上骂,各种不爽。

我回:我尴尬癌都要犯了。

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你妈。

很烦。

我记得我的祖辈,我太爷爷那会儿避难,报户口的时候把自己报成汉族隐姓埋名。我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不记得很多,但是记得他人很好,小时候会带我去冰面儿playyy+flyyy,花式宠。他不一定要我记住我是满族人和骄傲乱七八糟的,社会主义挺好的我就是个普通人,不太做梦的。但是他也跟我说,大意是你其实是满族人辣,咱家原来为了避难改的户口,到现在过得也挺好。但是人不能失了骨气,你好歹有满族的血啊,要怎样怎样做人才好。我傻傻分不清,只觉得哇塞我家正黄旗诶可以出去装逼了。

最后一面是在医院里,我正半夜犯困,迷迷糊糊被我爸抱着看见眼前是病床,病床上我爷爷戴着氧气罩。我还记得哈尔滨那个垃圾医院垃圾看护,我爷爷半夜难受,我爸喊了半个楼层都他妈没人来。虽然理应体谅护士医生工作辛苦,但是那大夫打着哈欠不紧不慢的,这已经不是稍有疏忽了这是赤裸裸怠慢啊。

长大了我对拿自己满族这事儿装逼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过得怂而浪。

小学看纪录片,有的同学呵呵地看我。我很难过,清朝覆灭洋人侵占又不是我的锅,就是父债子偿你也看看现在是法治社会。骂我也没用啊,我爸妈去香港就因为给我办签证麻烦就不带我去他俩跑了,这儿事儿我也很苦恼啊我也不想国土被人分割啊,然并卵。你有时间喷我不如好好学习想想怎么把台湾要回来,把南京的仇讨回来。至少我小时候还是天真善良乐于做好事儿的小海豚,学习也比你好,看到我妈踩草坪都心疼得不得了,见到传单不随地乱扔,努力为社会做贡献。

初中别的班有个妹子,玛丽苏潜质。问我是不是满族。我说是,她说她也姓叶赫那拉。妹子姓陈,我想了想觉得好复杂,这个话题好尴尬,敷衍过去了。

后来她找我,说她回家翻族谱了,说我排下来应该是她妹妹,叫啥来着忘了,balabala好长一段,就是玛丽苏那种很牛逼草翻天的什么皇室,语毕特别小公举地转了个圈,我呵呵了一下,以表礼貌。

姐妹个几把,我家就是我家,你犯病不要带上我,我这么朴实无华。

再说说最开始磨康熙皮儿那个同学。

她没事就朕balabala然后叫我小那子你去干啥干啥。

我可去你妈的吧,你很烦诶,不是我装逼,放以前老子骑马圈地非搞你事不可。

我家的祖辈隐姓埋名就想过个小日子,你他妈开这种玩笑有病啊。

家里的事儿不是用来开玩笑的,麻烦你们注意一下言辞。人是有底线的,至少我祖辈不是你,不要总用一副我磨皮儿我骄傲的语气跟我说话。你磨你的我不碍你,但你这么跟我说话就是你的问题了。

你说这事儿我还没法儿跟她说,我跟她关系好啊我真的挺喜欢她的,就这么件破事儿,我就是很烦。

话说会不会都觉得我玻璃心啊我好方啊……但是就算说了也没用,这种话题不是给你们用来开玩笑的。玩笑开在你长辈身上,换你你开心?虽然年代久远我也没太多民族荣誉感哈但是。

但是你还是闭嘴吧。

这事儿我不当面戳她,反正就快散了,何必呢。换位思考她也不是故意的,她人很好肯定也没什么针对我的意思。虽然话说的好烦好烦

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那就私下里自己吐一吐就好了,说出来好多了。

我是不是应该说本格格大人大量不计较才符合我的人设啊…

算了这事儿真难说。希望能少说这话题吧。她又看不见我这lo,免得她认为我玻璃心,以后还是当朋友处得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