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永矣

一介怂逼,一团垃圾。
记得开心。

[BS/AJ]Blow a kiss,Fire a gun(上)

BS/AJ
*夕立生日快乐!没写完!也许明年会有下!
*不完全设定的杀戮秀paro…?大概是杀戮秀前期。部分解释文字属于原作,旁人说不清。友人间自娱自乐而已,不要当真。侵删。
1.
王文坐在宴会角落里,一边忙着胡吃海塞可乐炸鸡,还要一边忙着十指如飞捣鼓网络。纸醉金迷,两手满满,头昏脑涨,还要时刻抓紧走神给主办方的系统搞点小惊喜——小破坏,弄得楼上的管理人十年如一日还变本加厉的气急败坏。
“收敛一点,”耳边是亚历克斯低音炮的沉稳叨逼叨,“专心干活。”
Alex——他的战术规划。这是第二轮的终场宴会,而王文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网络后勤。他们一组可谓奇葩,战士和狙击手都死绝了,两个后方人员还能苟到条命。
下一场重新抽签分配,但愿能来个英勇的——猛士——。
不要事儿逼。王文心里翻了个白眼。他就像个过载电灯泡,每天热衷发光发热,而且亮度十分不稳,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爆炸的那种。而亚历克斯一天到晚都苛求他苟来苟去,只要他想躲,没人能找得到他的藏身之处——不然他俩的尸体早都喂变异犬了。
亚历克斯的过往看起来就像他本人一样,迷雾重重,摸不着看不透。这种履历不干净还摸不清的家伙主办方照例是不要的,但是可能是架不住他牛逼,没有第一轮就被阴死。
他原来好像是干卧底之类的,王文歪着脑袋公然溜号,就像谍战片电影里的那样。有点酷。
而王文之前似乎,好像,可能,就和他有交际。勾勾搭搭,藕断丝连,但在杀戮秀赛场上,这么一点点似是而非的知根知底和熟稔信任,总比分配到个完全陌生的愣头青好。管他主办方是不是看透了什么故意分配的呢。
王文是个正经的上城人——上城里的底层人民。家境普通,说不定哪天安逸就会变成噩梦。不过他是个奇人,格外没心没肺,成就平平,热衷捣蛋,捣鼓电脑很有一套。做过小零件偷窥女生裙底,黑过学校网络篡改考试成绩,并且格外的膨胀,基本算是投案自首。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觉得他以后就是个普通死宅程序员,早晚让碳酸饮料腐蚀掉他那脆弱的小身板。也许会因为说话格外不过脑子而惹怒上司,被终身合同就此泯灭也说不定——而且蛮可能的。
王文白天做了无业游民,暗地里是个货真价实的一流黑客,盗卖信息并且在组织里如鱼得水。JP,这是他的代号,他某次侵入行动中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追查任务的亚历克斯,甚至渐渐还偶尔有了联系。只是没人知道就是了。他俩什么都没查完,各自老窝就先后被上城黑恶势力给端了。大难临头各自飞,所以JP大大才刚满二十岁,就因为偷盗机密信息贩卖——759次!——进来了。他是离经叛道、放荡不羁,但他——他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要经历这么惊险刺激的人生——
而亚历克斯是自己申请加入的。
王文觉得他简直有病,不过偷瞄了他的映空湖一样的蓝眸子,又表示见鬼的理解。战斗民族嘛,此等好战,想不开也是正常的。
亚历克斯才懒得理他。他自愿进来是为了更好地接触到上城高层,所以才纡尊降贵地和吵吵嚷嚷的麻雀王文暂时和平共处。
今晚他们收货颇丰——找到了一个,对立组织的,头儿的,副手。好吧是有点不尽人意,但毕竟他们还只是刚进杀戮秀的新人,平淡无奇,默默无闻,时刻可能被策划组恶意规划一个NPC结局。
“我只想拿到特赦令。”王文打了个哈欠,一股子可乐味,亚历克斯默默挪远了一点,掸了掸外衣,站起身准备收工。
“那你也得先有命活着再说。”
2.
抽签场,死规矩,活交易,左拥右抱,神魂颠倒。
第三轮开始在即,他们运气不错。狙击手战士双全。
狙击手来自下城,后来辗转到了上城,因为意外失去了所有的长期记忆,是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摄影师。王文却总觉得,那枪法和角度也未免太刁钻了,让人严重怀疑他原先就确确实实是个狙击手。
战士是个普通银行职员,叫东彰一,见面三分笑,转行就去做了个笑容亲切内心阴冷的职业杀手。妻女重病,为钱卖命,再狗血不过的上城套路。相比一组四人,三个身世成谜,他简直再正常不过。
东彰一和纳塔朋——他们的狙击手——聊得正欢,亚历克斯也凑过去,看上去相处得十分融洽。但王文就是莫名膈应他,带有一点戒备地蜷在角落,企图暗中观察。
一定都是因为他是个日本鬼子的缘故——他看着亚历克斯和东彰一酣畅淋漓的虚与委蛇——笑得令他浑身发麻。
上下二城建了这些年,似乎已经没有人还记得家仇国恨了。神界只有天堂和地狱,世界只有上城和下城。只是王文颇有闲得肾疼的功夫喜欢看古老电影还去挑挑捡捡人们的原国籍,并在脑内脑补一大出戏。
“王先生。”东彰一朝他伸手,“您好,最优秀的黑客。我看过您之前的比赛,很荣幸能与您共处一队。请多关照。”
客客气气,毫无指摘。可是王文暴怒,并且决定先讨厌他——王文最讨厌别人叫他本名,亚历克斯就深谙此道,只喊JP——但又不好不理他,毕竟是战友,而且高帽子戴得很到位。没办法,他就是这么肤浅而且膨胀的人。
然而当他看见亚历克斯和东彰一悄悄咬耳朵说要叫他JP时,他又突然决定不要理小鬼子了。
“第三轮是生存赛。”亚历克斯开口和稀泥,“我们得规划一下。物资点开局不是个好主意,我主张打伏击——你们的风格呢?”
纳塔朋表示他怎样都没问题,东彰一依旧笑眯眯。王文——他被亚历克斯按住,没有发言权。
这场设定在用于共生研究的露米娅孤岛,他忧郁地在角落里坐下,拿起赛程介绍翻了翻,开局手里除了基本工具什么也没有。而这些基本工具还很可疑,只有锥子小刀破手枪、两个面包和三瓶饮用水,连打火机都欠奉。想生火,钻木取火去吧。
饿死人的情况时有发生,精神崩溃司空见惯,更别提大量的死亡和残疾了。在幕后,策划们还会添油加醋,一旦觉得某人太不活跃,不够悲惨,缺乏戏剧性,便会搞出些突发事件,把他们逼入危机——通常是一场血腥刺激的死亡——之中。   
大楼十七座的LED屏正在滚动选手过去队友的经典死亡,以此加深新队员的彼此见鬼的“了解”。其实就是娱乐大众而已。
先拿来开刀的就是纳塔朋。可怜鬼,阿尔达,他的队友,明明也是个一流狙击手,因为导师的连带责任合同被迫安排成了战术规划。中世纪的分赛场,能把破木弓用出末日纪念版激光十字弩的魄力,却因为队伍缺少战士而被对面小队那个叫卢克的、小有名气的新秀明星用长矛捅了个对穿——然后被暴起的纳塔朋一拳揍得血肉横飞——他这时候可真像个战士。而纳塔朋此时只能不动声色,尊重他的阿尔达,一点也不给别人找乐子的机会。
真恶心。王文看了这场面一眼,默不做声地打开一个小小的全息终端,然后镇定地调了一下隐形眼镜的操作模式。
从动作上看上,二十秒内,他跟前已经摆满了悬浮屏幕,亚历克斯把脸贴过来要了个权限切进去凑热闹。——看到代码的那一刻,他就意识此人正在黑节目组的后台,并且对这档子事儿轻车熟路。
血淋淋的全息屏闪动了一下,突然间关停了。周围一片寂静,可以想象策划组正在骂娘。
那之后屏幕挣扎着闪出来两次,都被迅速关闭了。最后一次出现的视频异常顽固,估计请了什么高手过来。
东彰一幸灾乐祸地看着JP镇定地放弃了节目组的后台,娴熟地暗搓搓转换了攻击方向——绝对是个搞破坏的一流高手。
五分钟后,他把节目组的电网关了。
屋子里光线暗了下来,夕阳的余晖洒下,一片纯净的橙红色,明色中渗进了血。王文坐在阴影和光的交界处,俊秀的脸上透出杀气。
这里是网络后勤的世界。   
3.
他们开局传送离资源点最近,有时间优势,所以先选择了旅馆这个次要资源点。人多的话就跳教堂,不拿补给,先找武器,速战速决。
亚历克斯和纳塔朋一遍翻找能用的东西一遍拿着地图比比划划隐蔽地点,东彰一拿了一打菜刀,还百无聊赖地在地上刻了行“亚鹤子”——大概是他女儿的名字。而王文,王文的眼睛自始至终就没离开过他的破电脑一眼,精神抖擞地试着建立加密频道,查看建筑内所有摄像头的图像,以及入侵门禁设备。
网络后勤就是这样,骨质疏松的小脆皮,战五渣,还有人分出精力护着。可是杀戮秀里谁离了网络后勤,就是个瞎子。
“有人。”亚历克斯突然压低了声音,一把拽住王文,拎起来就是闪身一躲。那人企图从背后给他们一下,被彰一一刀废了手,一时半会儿怕是救不过来。
“打吗。”东彰一显然是个硬刚流,精于算计,想多赚点积分,看见亚历克斯的手势时小小地抵抗了一下,而且听说王文还想抢点石头玻璃杯再走。但纳塔朋先溜去教堂了,亚历克斯公然阴队友,钢链一缠,把东彰一绑了就走。
“你就这么白白浪费了物资!”王文在频道里字幕滚动,隔着屏幕都能感觉他有多吵。
“现在是能杀一两个,但过不了半分钟人就会都聚到这里。冲突规模太大了。”亚历克斯稍稍安抚了一下他俩,顺过东彰一的一把菜刀,“先去教堂划算一点。”
两处离得很近,远处打斗声此起彼伏,像另一个地狱入口。纳塔朋已经开始在组装枪械了。彰一摸了把趁手的长剑,给王文也分发了菜刀防身。运气不错,基本防具齐全,正研究伏击地点时,枪声骤响。
“是那个女警察。”纳塔朋掩藏好,瞄了一眼。这也是个日本人,杀戮秀上届存活的选手,长相甜美可爱,还挺有名的。王文嗤笑了一声,觉得她的职业格外讽刺。
“还有一个医生……医生?”他说,“搞笑呢吧。医生都能活到第三轮,我为什么喝可乐会骨质疏松?”
纳塔朋趴在窗口,差点掉下来。彰一抵在门口,亚历克斯躲在角落,王文神遁龟缩一旁:“我探测仪明明就快好了,真不给面子。先捅死哪个?三对一,我和医生负责旁观互掐。”
“有点棘手,可能不好善了。”亚历克斯压低了声音,随即反应过来改换网络频道。
王文示意:“那就打吧!”
“那个医生不一般,她是战士,杀人的。切你动脉很有一套。”他顿了顿,“比你强出十个彰一。”
王文决定先讨厌东彰一。
“准备。”他按住王文狗头(JP:你居然敢揉这颗绝顶聪明的脑袋瓜!),比划了几个手势,示意“速战速决”,同时亮了刀子,“动手!”

那个女警察先发现了他们,冲纳塔朋就是一记二连射——开局的那种破武器她怎么会二连射?!但战士必须首要护着自家狙击手,所以东彰一硬迎了上去,啐了口血,就给她手来了一下。
他们这种亡命之徒,都懂得以伤痛换取生机。
医生从后方绕过来,锁子甲让她逃过了纳塔朋的一枪,还给彰一划了个老——长的口子,血流不止。亚历克斯一跃而出,一手擒肘一手刺去。医生承受了这一下,长刀随即直指他的颈动脉——
只要那么轻轻一划,他就会鲜血喷涌,像个被活剖的鱼在地上翻腾。但医生居然失了准头,砍在了肩上,同时伴随着一声叫骂。
JP拧着脖子捶了她一拳。
然后跑了。
瞬息间亚历克斯就把剑换给左手臂,右肩卡住她,剑锋没进她线条流畅的大腿。她又狠狠回砍了一下。
阿雅那边情况也不好,背后被纳塔朋来了一枪,彰一的那一下刚缓过来。想都没想就冲同伴大喊了句:“撤!”
可是杀戮秀里你死我活,哪有放你逃走的道理。
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心,彰一一手扣住她的枪,猛地刺进小腹,横着剌了一道口子。纳塔朋另一枪送进她太阳穴,随即调转枪口对准医生后脑勺。
医生似乎感觉到了,向后一滚,给了亚历克斯机会,弓起背,随后骤然出剑,把她钉死死住。她挣扎间又挥了一刀,随后就被纳塔朋给了一枪。亚历克斯这才彻底掣肘住她,默然抬手挥刀反撩,一击毙命。
世界又重归平静。亚历克斯柱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汗混了血沿着面颊流畅优美的轮廓滑下来,把他微蜷的金发卷黏糊在脸上。
场面有点惨烈,开局就真够人喝一壶的。
王文凑上来作关心状:“她俩也真够寒碜的,身上一点物资也没有。”
“走了。”彰一说,“枪声会引来其他人的。”
“我倒觉得可以留下。”亚历克斯说,“她们的另两人一定在搜寻剩余物资,而且战斗力平平。肯定会来寻她们集合。”
“如果她们有网络后勤,就应该知道她俩已经没有生命体征,转而去别的方向了。”
“她们没有。”王文嚷嚷,“我刚切了她俩信号,不会有反应的。她们队的网络后勤是团垃圾。”
“那这里的物资也不够。现在先要找救生包。”彰一指了指自己的侧腹和亚历克斯的右肩。
物资可以晚点抢路上嫖,但伤要抓紧治疗。荒岛的条件艰苦,万一恶化就更糟了。亚历克斯低头思考了一下,耸了耸肩,表示认同。于是他们向医院进军。
王文在这期间,多次,无比想申请先去工厂找材料,搭建更牛逼的信息网,但是又被亚历克斯揉了狗头敷衍了事。
没办法,战术规划比天大。
-TBC-

评论

热度(8)